能够站在这里我要感谢两种人,折磨我的人和被我折磨的人。折磨我的人是我的师傅蔡振华,把我从一个不懂事的人带到了今天这个舞台,获得这个奖项。而我更要感谢的是被我折磨的人,包括我的教练组成员和队员。正是因为他们平时刻苦的训练和比赛,我才能站在这里。

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